学生公开“谈性”,不应该这么难

  在福建一所高中,00后女孩余澜决定公开谈“性”。过去半年,事情并不顺利——申请的相关社团没得到校领导允许;办了场性教育主题班会,进行到一半,班主任直接叫停。据媒体报道,去年冬天,这名高一女生发起了性教育团队,吸引来12名高中生和7名大学生。他们收到诸多相似的少年困惑,是关于发现性冲动后的羞耻感。团队为数不多的男生觉得,“在这方面,女性是被动的”。

  要不要对中小学生进行性教育?答案是肯定的。可是,具体推进性教育,却“扭扭捏捏”,遮遮掩掩。要对学生进行科学的性教育,就必须以科学的态度对待,大大方方地进行。学校不但应在课堂上给学生上性教育必修课,还应鼓励学生开展社团活动,进行自我教育、自我管理。

  2003年制定的《中学生预防艾滋病专题教育大纲》,就明确规定了性教育内容,要求在地方课时中保证落实初中6课时、高中4课时的预防艾滋病专题教育时间。2008年印发的《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》,明确将性教育作为中小学健康教育重要内容之一,规定初中教育内容为“青春期心理发育的特点和变化规律,正确对待青春期心理变化”等;高中教育内容为“青春期常见的发育异常,发现不正常要及时就医;婚前性行为严重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;避免婚前性行为”等等。

  然而,对于性教育,不少学校却采取“应付”的方式,如组织一两次大型讲座,在校园某个角落办有关防艾的宣传活动。更不支持学生搞什么性教育社团。学校和家长对性教育的认识是,学生学习这些,会不会“变坏”?会不会把心思用在性方面,影响学习?有的地方教育部门和学校也尝试着把性教育作为一门正式的课,对学生进行系统教学,但却遭遇家长举报,如2017年,北师大教授、性教育专家刘文利及其团队,历经九年编辑出版了《珍爱生命—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》,有的学校采用这一读本给学生进行性教育,却因为读本中有所谓“大尺度”内容,被家长举报下架,学校也就不再开展性教育。换言之,不按有关规定对学生进行性教育没有问题,开展性教育却有风险。如对于这名高中生办性教育社团,很多家长就不支持,并赞成班主任的做法,就应该打断、叫停。反之,如果班主任不叫停,有家长知道学生在班会上谈性,说不定会把班主任举报到学校或教育部门。

 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高校接连发生男生偷拍女生、偷窥女生上厕所,乃至在女生咖啡杯中投放异物等事件,涉事男生大都被退学、开除,有的还面临被追究刑责,这显然属于涉嫌违法甚至犯罪的行为。发生这样的事,除了法制教育的缺失外,还与性教育缺失有关。不从正式渠道给学生性教育,把性教育搞得神神秘秘,学生就会从地下渠道获取性知识,上色情网站,看色情小说或者视频,随之就会受色情视频、小说的影响,难辨是非,可能做出违法犯罪的事来。

  性教育对学生的重要价值,一是让学生学会性保护,避免被性骚扰、性侵等。去年6月1日发布的《未成年人学校保护规定》就要求,学校要有针对性地开展青春期教育、性教育,使学生了解生理健康知识,提高防范性侵害、性骚扰的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。二是促进学生人格健全、身心健康,让学生拥有健全、完善的人格,摆脱性困扰,学会对自己负责,尊重他人的权利。

  一些人认为,高中生就要一心学习,关心“性”干什么,以为谈“性”就会教坏学生,关注“性话题”的也不是好学生,这是想把学生置于“真空”中,并不尊重学生的成长规律,把学生作为学习的工具,而不是鲜活的有七情六欲的人。性教育是育人的教育,需要全社会有正确的认识,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,都要从保护学生与发展学生并举的角度,给学生成长所需要的性教育。

  熊丙奇

  (作者是知名教育学者)

【编辑:唐炜妮】
版权声明:admin 发表于 2022-06-17 8:57:10。
转载请注明:学生公开“谈性”,不应该这么难 | 快易星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