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联储加息“迈大步”致全球债市承压

  证券时报记者 孙璐璐

  全球在高通胀的扰动下,债券市场也开始经历大震荡。近期,日本债券市场遭遇巨大的市场抛售压力,南欧地区债务较重的国家因国债利率大升再度面临主权债务危机。市场普遍认为,美联储加大加息力度以及启动缩表,欧美国家的国债收益率仍有继续上行的压力,且会引发新兴市场的汇率贬值和资本流出。

  从境内人民币债券的最新投资者结构看,5月外资持有人民币债券余额仍有所下降。根据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公布的数据,截至5月末,境外机构持有银行间市场债券3.66万亿元,约占银行间债券市场总托管量的3%,持有规模环比下降1100亿元左右。不过,尽管5月外资持有人民币债券规模略降,但外资参与境内债券市场的机构数量仍呈上升趋势,受访的分析人士认为,以灵活配置为主的境外投资者会因汇率、中美利差等市场变化调整对人民币债券的投资头寸,使得外资持有人民币债券规模在短期内呈现净流出趋势,但预计主权基金、海外央行等长期投资者变化不大,我国货币政策坚持“以我为主”,国债收益率有望维持基本稳定。

  美加息“迈大步”

  致全球债市承压

  随着海外发达经济体通胀高企、欧美多国央行持续加息,日本国债市场正遭遇一场市场与日本央行之间的较量。一面是市场投资者不信日本央行还能继续维持宽松货币政策,大举抛售日本国债,推动日本国债期货持续下跌;一面则是日本央行宣布继续加大国债购买力度,但宽松货币政策的难度亦越来越大。

  与此同时,南欧一些国家的国债市场风险也暗流涌动。据媒体报道,欧洲央行本周召开特别紧急会议,紧急处理南欧重债国债券被抛售所带来的融资成本跳涨问题。

  对于最近主要发达经济体同时遭遇的债券大跌问题,巨丰投顾高级投资顾问谢后勤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,其根本原因是美国对全球资本的“收割”。高企的通胀水平加大了美国加息的紧迫性,全球资本更愿意购入美国国债,对其他经济体的债券抛售氛围浓厚。

  谢后勤进一步解释,俄乌冲突以来,欧洲面临能源危机和粮食危机,更让资本产生恐慌,很多资本都从欧洲市场抽离进入美国。而日本国债的大幅下杀,源于日本央行无止境的购债,这相当于极端开启的“印钞机”。目前全球主要经济体为了应对高通胀都在收紧货币,资本当然就更愿意去购入具备升值空间、经济体又更加稳定的货币,日本经济对美国依赖度本身就高,现在美国进入加息缩表周期,而日本央行还在实施更大的宽松货币政策,让资本对日元更加恐慌。

  三菱日联银行首席金融市场分析师孙武近日表示,去年三季度至今,市场对日元的大幅抛售仍未停止,日元跌至深谷但探底仍在进行,预计日本投资机构对海外债券的投资量仍将增加,这可能会延长日元探底时间。日元探底过程可能于今年晚些时候收尾,利率情况和市场对通胀的担忧将影响日元回调时间。

  美联储最新大幅加息75个基点,展示了美国在通胀“高烧”不退的压力下,力图进一步加快收紧货币政策对抗通胀。市场因此将美国当下遇到的抗通胀困境称为“沃尔克时刻”,从历史经验看,全球金融市场的大动荡可能才刚刚开始。

 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,货币紧缩政策由美国向欧元区蔓延,欧洲央行货币立场调整至中性水平,全球负利率时代也将终结。短期来看,仍需警惕加息缩表加速推进造成经济金融市场剧烈波动。股债汇、比特币市场可能出现共振。随着全球流动性拐点出现,市场风险偏好发生改变,高估值的风险资产可能被持续抛售,股票市场、债券市场、外汇市场和数字资产同时承压。

  外资持有境内债券

  呈“一减一增”新特点

  海外通胀和货币政策形势的急剧变化亦会给中国带来一定外溢影响。实际上,这种变化自年初已有苗头,以债券市场为例,截至5月末,外资持有境内人民币债券规模已连续4个月下降。

  不过,值得注意的是,外资持有境内人民币债券实则呈现“一减一增”特点,尽管2~5月持有人民币债券的余额在下降,但持有人民币债券的外资机构数量却依然保持增多势头。数据显示,5月新增4家境外机构主体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,截至5月末,共有1038家境外机构主体入市。

  有分析认为,由于中美存在经济和政策周期分化,我国经济正逐步复苏,预计海外央行政策收紧对我国金融市场影响有限,我国国债收益率有望保持基本稳定。

  德意志银行董事总经理、大中华区宏观策略主管刘立男近日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债券市场出现短期资金流出非常正常,因为投资是追求回报的,中美利率倒挂的情况下,部分美元资金回流到美国债券市场是非常理性的资金流向。

  刘立男认为,中国债券市场的境外投资者主要分三种:一是主权基金、央行等投资者;二是进行指数投资的投资者;三是灵活多变的投资者。其中,灵活多变的投资者会根据市场融资成本的变化,利率、汇率的差异进行投资,自由进出。这部分投资者大约占整个市场的20%左右,按照2022年年初外资持有人民币债券规模4万亿元左右的水平,这部分投资资金大约在8000亿元左右,短期可能有流出的风险。

  刘立男表示,对于主权基金、央行等这些大的投资者来说,目前流入可能会相对放缓,短期内甚至不排除会有所流出,但流出的节奏将放缓。因为中美利率倒挂已经发生,市场也对此进行了反应。因此,未来几个月,随着人民币汇率趋于稳定,资金流出的趋势也会进一步放缓。全年来看,预计这部分资金仍是净流入。

 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也认为,美联储加快加息及缩表,主要通过资本流出及情绪传导对我国债市、股市产生间接影响,总体看影响有限。考虑到国内债券市场的外资持仓比例较低,外资流向难以对我国债市利率走势产生趋势性影响,国内债市利率走势仍主要取决于我国货币政策及基本面。目前,我国经济基本面虽在修复过程,但内生修复动力不强,还需要政策继续加码发力,这意味着货币政策依然宽松在途。但政策利率短期难以下调意味着资金利率进一步下行的空间有限,我国债市利率短期内易上难下。

【编辑:邵婉云】
版权声明:admin 发表于 2022-06-17 9:39:47。
转载请注明:美联储加息“迈大步”致全球债市承压 | 快易星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