俞敏洪直播,没有讲课累

俞敏洪直播,没有讲课累

俞敏洪直播,没有讲课累

如果说宇宙的尽头是编制,那么互联网的尽头一定是直播带货。

12月28日,新东方又一位老师俞敏洪出道了,携带着直播带货平台东方甄选登陆抖音。

在媒体眼中,俞敏洪是2021年悲情人物,双减行业的变化让新东方股价一落千丈。身为新东方创始人,今年11月初俞敏洪决定从课堂转向直播间。农民出身的他,畅想一个大型农业平台,和主播老师们一起助农直播。

他准备了两个月时间来甄选农产品(000061),这也意味着其转变为了主播角色。只是,从一个挣快钱的领域跳转到另一个暴利行业,他能适应吗?

12月15日,俞敏洪隔空回应:“我想做直播,只是一个方式而已。我想做的是帮国家振兴农业发展这件事。” 同时,也为了帮助老师们多一点转型机会,俞敏洪通过新东方在线,试图推动落地百名老师入驻抖音。

那么,聚焦农业的俞敏洪,在不大的直播间里,能折腾出一番天地么?

俞敏洪直播,没有讲课累

第一次直播带货的俞敏洪,戴着黑框眼镜身着白色东方甄选卫衣,直播了三个小时。他坦言,强度没有讲课累。因为以前给新东方学员上课,一讲就是12个小时。

除了直播刚开始收音太低,背景音乐声音过大等小问题外,整场直播进展顺利,在线人数峰值3.3万人,总点赞数达到320万次,单场涨粉4.5万,销售额预估在500万元左右。

本次直播由“俞敏洪”和“东方甄选”两个抖音号同步直播。俞敏洪大部分时间集中于本频道直播,直到最后才串门至东方甄选频道。上架31种产品,绝大部分为农产品,极少数为过年礼盒。一半产品价格100元以上,最高为960元。

俞敏洪直播,没有讲课累

因此,网友第一个吐槽点就是太贵。

在售价高达960元的4.8公斤兆丰有机特制面粉出场前,俞敏洪不忘评论产品太贵:“大家做好心理准备,其中有一种面粉超级贵,把我也吓了一跳。”也因此,这款产品的预估售卖金额仅为3.17万元,相当于只卖出30多袋面粉。

另一款产品腊八件过年礼盒,券后价428元预估销售额4.11万元,卖出了96盒。而看到8颗装的平石头高山苹果卖68元,俞敏洪也不忘调侃:“看到价格,我宁可饿死也不吃了。”

俞敏洪并不避讳在直播中谈及,“我们不是选择最便宜的农产品,而是最好、最有品质的。”

在超过三个多小时的直播中,俞敏洪直播间上架产品只有一款出现抢空――智利车厘子原装5斤的产品,创造了89.25万元的预估销售金额。

销量超5000元的产品主要包括:新疆库尔勒香梨,20枚售价23.9元;9.9元的柞水木耳,卖出了5793件;北纬47°鲜玉米系列,10根装的组合产品卖出了1.2万份,这也是当天卖出最多的产品。

直播三个小时,俞敏洪不仅在吃,也不忘分享知识和故事,让网友大呼“知识与美食”的结合。

在介绍五常大米时,俞敏洪介绍了五常黑土层高达1米左右,五常境内有大小河流297条,这使得大米质量相当优秀。

俞敏洪直播,没有讲课累

随后,俞敏洪又着重提到了东北优质的地理位置。北纬47度的优质地带孕育了丹顶鹤等优秀生态资源,包装技术也特别到位,继而推出了鲜玉米产品。

而到了藜麦产品出现之时,俞敏洪还手持地图,分析河西走廊位置,最后阐述种植藜麦的裕固族在哪里。

除了知识,俞敏洪还不忘分享自己的故事。在介绍一款全聚德过年礼盒时,俞敏洪回忆与女朋友第一次去吃烤鸭,因为没见过世面,两人风卷残云差点将所有食物吃光。为了不至于太难堪,俞敏洪让女朋友别吃最后两片鸭肉。

俞敏洪直播,没有讲课累

当下新东方转型做农产品直播带货,说到底还是在凭借过去积累的知名度、流量等优势――尤其是俞敏洪自身的人气,紧抓直播带货红利。

对比俞敏洪与东方甄选两个抖音平台,俞敏洪自身频道为740万粉丝,首次直播带货接近500万元销售额,在线用户维持在3万左右;东方甄选官方平台上线只有6.5万粉丝,在线人数维持在2000人左右,14万元销售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俞敏洪表示,会不定期通过个人抖音号进行直播带货,而东方甄选则会每天不间断、播常态化。一旦没有俞敏洪的加持,东方甄选能否维持也是值得考虑的问题。

据悉,作为新东方农产品直播带货平台,东方甄选所属公司为东方优选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(下文简称:东方优选)。新东方在线则是东方优选背后100%控股股东,新东方在线CEO孙东旭担任东方优选的法人代表。

俞敏洪直播,没有讲课累

在昨晚两个直播间PK销售额的过程中,孙东旭也直言不如俞敏洪自己频道的销售额多,要追赶也需要一定时间的积累。

另一方面,俞敏洪也要面对农产品直播面临问题。

农产品电商直播作为电商扶贫的一种新模式,在帮助农民增收、助力贫困户脱贫等方面,有着非常显著的经济和社会效益。

2020 年疫情期间,多家网络平台联合媒体为受疫情影响的湖北“助力”。央视主持人朱广权联合主播李佳琦为湖北带货,其中为湖北恩施玉露茶产品带货成交额达 172. 5万元。

在快手“百城县长直播助力”广西专场,3场直播吸引1296万人观看,累计销售20多种因疫情而滞销的农副产品,下单量超过17万,6县总销售额突破458万元。

但农产品与服装、美妆、家电等商品不同,具有生产周期长、保质期短、运输成本高等特征。从生产包装到仓储物流再到配送售后,农产品直播营销是一个牵涉多环节的系统工程,考察的是整个产销链条的服务能力。

俞敏洪直播,没有讲课累

一些贫困地区地处丘陵山区,地块零散,不适宜规模化经营。农产品产量受地域、气候等自然条件影响大。

小农户家庭经营是农业的主要经营方式。这些客观现实决定了贫困地区的农产品普遍存在经营规模小、标准化生产不易、产品质量不可控、品牌及特色不突出、包装缺乏设计等问题。

区别于草根农民主播,明星主播们不过是偶尔进行农产品专场直播,多以助农、扶贫为主。

尽管俞敏洪说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,但他也承认农产品直播不好做,在决定进军农产品领域之前,身边的朋友都劝他不要进入此行业。

俞敏洪直播,没有讲课累

在俞敏洪之前,上一个出道的老师则是罗永浩。

据飞瓜数据显示,俞敏洪首次直播带货农产品销售额约460.4万,这与罗永浩抖音电商带货首秀1.7亿的销售额相比,差距悬殊。

而对比其他主播直播带货动辄破亿的销售额,俞敏洪对自己的直播首秀感慨到,“农产品的价格还是太低了。”

俞敏洪直播,没有讲课累

观察者认为,农产品基本没有产品特色差异,很难出现溢价能力。

俞敏洪直播的背后,是双减政策之下,教培机构纷纷转型。一个行业的离开,意味着一个行业的开始。

由于政策的调整,教培时代结束了。就算是中国最“富有”的老师俞敏洪,也不得不开始另寻出路。他先是把新东方的课桌椅都捐了,后来又改行农产品直播带货,还频繁上节目做公益。

与俞敏洪一同出现在直播间的,还有一名叫YoYo的女主播。原本是新东方英语老师的她,凭借出色的口才又成为直播间里的小姐姐。

据新东方在线方面介绍,目前新东方的主播结构主要分为三类,头部主播是俞敏洪本人,主导助农直播业务;第二类是由一部分新东方在线老师构成的内容主播团队,也是东方甄选直播间的主播;第三类是此次提到的百名老师入驻,这些老师会启动自己的账号,加入新东方的主播公会。

与之相对的是,12月22日10点,新东方竞对好未来( TAL.US )举办了一场线上全员告别会。 

按照之前的公告,一周之后( 即截止2021年12月31日 ),好未来将正式关停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服务。这也就意味着,所有中小学教培老师约2万多人会全体离职,高中将暂时保留。 

可以预见,随着教育行业震荡之后,将会有大量人才流出和转型。更多的“俞敏洪”将会站上新的讲台,开始新的备课。

俞敏洪直播,没有讲课累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财经无忌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(责任编辑:董云龙 )
版权声明:admin 发表于 2021-12-29 17:32:49。
转载请注明:俞敏洪直播,没有讲课累 | 快易星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