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大雨被折射成新的彩虹

等大雨被折射成新的彩虹

2021年12月,鹤壁市三家村,年轻村支书张桂芳将这里打造成了网红村,暴雨后,又火速筹集到价值300万元的重建物资。

等大雨被折射成新的彩虹

等大雨被折射成新的彩虹

等大雨被折射成新的彩虹

2021年12月,郑州银基商贸城地下一层早已恢复如常,鞋店老板郑小芸(化名)的脸上又挂上了笑容。

等大雨被折射成新的彩虹

2021.07.26《凡人英雄》专题报道

等大雨被折射成新的彩虹

等大雨被折射成新的彩虹

2021年12月,巩义市米河镇,吴禄军的汽车修理厂在暴雨中严重损毁,几辆汽车目前依然停放在废弃的汽修厂院内。

等大雨被折射成新的彩虹

等大雨被折射成新的彩虹

2021年12月,巩义市米北村,一位大娘暴雨中被淹的玉米地,已经被她重新播种了小麦。

对许多河南人来说,关于夏日那场暴雨的记忆,已经成为生活中偶会发作、难以痊愈的阵痛。

曾经在暴雨中哭着恳求“不要再下雨了”的小孩子,现在依然对雨天心存恐惧。阳光晴好的日子里,她会把被雨水打湿的画拿到阳光下晒干,重新贴在家里的墙壁上,盖住原本被雨水浸泡的痕迹。

7月20日,河南多地普降大暴雨、特大暴雨。逝去的家人、被冲毁的房屋、漂走的汽车、被水泡烂的老照片……一场雨带走了太多,但人们依然要在洪水退去后,重拾生活的勇气。

崭新的货架、新朋友小黄狗、还没开始抽条的麦苗、太阳能(000591)路灯……新的变化出现在各个角落,缓缓治愈着曾经的伤痛。

一路之隔的伤疤与新生

二七广场附近是郑州最繁华的区域之一。站在马路上放眼看去,这里已走出暴雨的阴霾,恢复了车水马龙的日常。

伤疤就在人们脚下。地一大道,这座曾熙来攘往的地下购物商场,破洞的天花板和发霉的墙壁至今仍随处可见,被大水撕扯凌乱的衣服、杂物,混杂着淤泥和积水堆叠在地板上,散发出腐烂的土腥气。

上百家商户半辈子的积累在暴雨中消失了。他们采取签署联名信等方式,希望能得到相关赔偿,然而出于种种原因,尚未等到妥善的解决。

相似的一幕也曾在一街之隔的银基商贸城上演。大水袭来时,位于地下两层的上百家商铺几乎被雨水填满,电脑、收银台、桌椅被冲跑,崭新的衣物鞋子沾满淤泥,成吨地被拉出去焚烧。

清理、保赔、重建……耗时两个多月,银基商贸城在9月30日重新开业。许多十几年的老店铺依然留在原地,大水卷来时的恐惧与遗憾,已经被一笔笔新生意冲淡,对他们而言,这里似乎只是经历了一场集体大装修。

“彩虹村”的新彩虹

整理和重建,成为许多人五个月来的人生主题之一。

距离郑州四十多公里的米河镇,是“7・20”暴雨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。在洪水中抢救汽车时,金阳光汽修厂的老板吴禄军手上留下了一道很深的伤疤,时不时就会手掌发麻。

尽管竭力挽救,他的汽修厂还是成为了一片废墟,如今只有几辆报废的车辆孤零零停在那里。在离旧址一公里的地方,他又开了新的汽修厂,名字依旧叫“金阳光”,处理的订单依然是洪水中受损的汽车。

在米北村,日常生活已经基本恢复,但废弃的房屋、商铺随处可见。村子的重建速度没有城市迅速,修建道路、房屋的大型机械还在四处工作,人们对扬起的尘土已经十分习惯。

暴雨冲毁了农民的玉米地,被淹后的土地需要很久才能回归正常的湿润度,播种比原来晚了许多,麦苗也比往年这个时间低矮、稀疏。

一只小狗在洪水中逃到了米北村,被陌生人养在窑洞后面。尽管连名字都没有,但它已经和小男孩王佳(化名)成为了好朋友。王佳和爸爸租住在村子里,由于生活拮据,爸爸每天只能给他一元的零花钱,他攒了好久,却全部被洪水卷走。

三家村距离郑州几百公里,1997年出生的年轻村支书张桂芳,一手打造出当地小有名气的“彩虹村”,村民家房前屋后、道路两侧的围墙,都被涂上了绚丽的色彩。

尽管墙壁的颜色在暴雨的冲刷浸泡下已经变浅了许多,但暴雨过后,张桂芳在极短的时间内筹集到300万元物资,让“彩虹村”迅速回到正轨。它不仅早已脱离洪灾的影响,沿村还种植了新的树苗、安装了新的太阳能路灯。

万顷大雨曾经在这里落下,世界总需要多一些时间,来折射出新的彩虹。

采写/新京报记者 侯庆香 摄影/新京报记者 徐雪飞 侯庆香

(责任编辑:李显杰 )
版权声明:admin 发表于 2021-12-30 2:14:56。
转载请注明:等大雨被折射成新的彩虹 | 快易星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